【實證研究】毒品使用習慣需求之初步探討/本協會與臺大心理系合作研究計畫

【實證研究】毒品使用習慣需求之初步探討/本協會與臺大心理系合作研究計畫

本於「治療優先於刑罰」的理念,台灣於2008年修正「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增列緩起訴戒癮治療,將部分毒癮戒治由機構處遇轉為社區處遇。但是,自實施以來,緩起訴撤銷的比例仍相當高。如何提升戒癮治療的效能,以及如何提升緩起訴個案接受戒癮治療的動機,成為亟需探討的問題。

從心理治療的角度來看,除了生理需求外,各種心理需求也是驅使個體持續使用毒品的重要因素,若能在戒癮治療的前端區辨個案使用毒品的習慣需求,將會有助於治療者提前制定符合個案需求的治療方針,進而提升個案接受治療的動機以及治療的成效。

有鑑於此,本研究的目的在於初步探討各類毒品使用習慣需求之異同,期望能增進治療者對於各類毒品使用之心理需求的了解,進而提升戒癮治療的效能。

 

幫助毒品施用者,從了解需求開始

在治療前端了解個案的需求,對於物質濫用的治療非常重要。致力於提升物質濫用療效的美國物質濫用治療中心於2000年提出「無論個案是直接來或是被轉介過來的,也不論他所接觸到的是哪種服務領域,有效的治療體系必須要能辨識、評估個案的個別化需求,並提供滿足該需求的治療 [1]。」(頁14)。而從馬斯洛(A. H. Maslow)的人類需求階層理論(Maslow , Frager & Fadiman, 1970)來看,個案施用毒品是因為其有滿足需求的動機,問題在於個案以不適應的方式(傷害身心健康)來滿足需求,因此,了解或幫助個案釐清需求,進而協助他們改以更正向健康的方式來滿足需求是幫助他們戒治的重點,只是知道毒品不好(提供知識)或增加嫌惡感是不夠的。另外,現今普遍運用於戒癮治療的動機式晤談法,也強調治療者以接納、尊重的態度了解個案的觀點和需求對於引發改變動機的重要性(Miller, 1996)。

 

從復發原因看使用毒品的習慣需求

從過去台灣探討毒品施用者復發施用毒品之成因的研究來看,除了因戒斷痛苦難耐之外,情緒、人際相關因素是導致他們一再施用毒品常見的習慣需求。

例如,張鈺姍、余伍祥、 李家順、陳明招和楊寬弘(1995)追蹤完成醫院戒治的藥癮病人的研究顯示,影響再度施用毒品的主要因素為「自我因應缺失」(如失眠、情緒低落、失去興趣、緊張等)和「人際互動缺失」(如無固定工作、和毒友往來等)。在針對監院收容的安非他命施用者的調查則發現,再次使用安非他命的原因以心情煩惱、誘惑和壓力為前三名(施志茂,1999)。賴擁連(2000)針對受戒治人、管教人員和出所的保護管束個案所做的問卷調查則指出,「無法拒絕毒友邀約吸毒」、「意志不堅而經不起誘惑」、「以毒品麻醉自己來逃避挫折」是出所後再次施用毒品的前三名原因。

周碧瑟和劉美媛(2001)也發現,戒治過後的青少年再次施用毒品的原因主要為心情煩悶(32.8%)和朋友誘惑(27.6%)。另外,在比較第一、二級和的三、四級毒品施用者復用經驗的研究(鄭凱寶和游明仁,2016)則顯示,此兩類型毒品施用者最主要的復用原因均為「心情不好」(分別佔31.5%和34.3%),至於復用毒品的次要原因,前者為壓力大(20.5%)和身體難過(19.7%),後者為無聊(33.4%)和壓力大(21.7%)。

從過去探討毒品施用者復發因素的研究可以幫助我們了解使用需求的共通性,但是仍然還有許多面向值得再更進一步的探究,以增進我們對於個案在使用毒品習慣需求上的認識,進而有助於提升戒癮治療的效能。

首先,除了少數只針對某一類毒品施用者的復發原因進行探討的研究(例如:施志茂,1999)外,過去的研究大都沒有區分毒品的類別,雖然有一篇研究比較不同種分級之毒品的復用原因(鄭凱寶和游明仁,2016),但是毒品的分級並不代表其藥物性質相同,例如安非他命和大麻均屬第二級毒品,可是前者為中樞神經興奮劑,後者則為中樞神經迷幻劑,藥理作用不同,與之相關的需求可能也會不同。沒有將不同類型的毒品施用者區分出來,會限制我們對於不同毒品施用需求的了解。

再者,除了毒品種類外,個案的年齡、生活環境、工作等背景因素也可能會影響其施用毒品的需求,但是目前尚未有研究探討這些個別差異因素如何調節不同毒品施用的需求。

此外,過去的研究大多是以問卷的方式來進行調查,且問卷的形式是請個案勾選復發的原因,這樣的做法僅可以反映整體在各個需求的比重,無法在個人層次上看出不同需求在強度上的差異,難以應用到個別輔導上(例如:勾選三個原因,但可能只有其中一個是最常使個案再度施用毒品的因素,那麼輔導方案應以處理該需求為重點,若只是知道需求類別,但沒有強度指標,則不易制訂出適合該個案的輔導方案)。因此,編製可同時反映需求類型和需求強度的問卷,對提升我們對於毒品施用需求的了解以及後續的輔導效能也相當重要。

 

以PASW statistics 18 (Statistics Package for the Social Sciences, Inc.)進行二因子變異數分析306位由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轉介至本協會之緩起訴毒品個案。結果顯示:

  • 各種毒品在不同使用需求面向上強度的差異
  1. 各類毒品之使用習慣需求均以情緒、人際為主要需求。
  2. 安非他命施用者有明顯的次要需求(一般工作、性愛)
  3. 感官娛樂是大麻施用者的主要需求之一

 

圖一:各組毒品施用者在不同需求向度的得分

  • 教育程度是否會調節各類毒品施用者在不同使用需求面向的強度
  1. 教育程度在高中職以下的安非他命施用者是以一般工作、情緒和人際為最主要需求。
  2. 教育程度在大專以上的安非他命施用者則是以性愛為最主要需求。

圖二:各教育程度之安非他命施用者在不同需求向度的得分

 

 

Reference

[1] 原文「Effective systems must ensure that an individual needing will be identified and assessed and will receive treatment, either directly or through appropriate referral, no matter where he or she enters the realm of services. (Center for Substance Abuse Treatment, 2000, p.14)

Author: oberon

Comments are disabled.